咣当君

混乱邪恶的杂食党北极圈夹缝求生存
是一只猫猫
不给撸肚皮

翻我以前喜欢的一个ylviscest写手的ao3主页,居然看到一篇没看过的文(主要是16年没有ao3账号hhhh)

我的天哪,怎么会有人这么会写东西,真的好温暖好柔软

但是一想到她前年就出坑了,我简直泪如雨下

看了各cp这么多英文同人最喜欢的写手还是她,真的太棒了

【授权翻译】immersion

一篇h/c向的小甜饼

(这个东西我要完授权就忘到现在orz)


授权:

DeanLantern Tue 25 Sep 2018 03:54PM 03:54 PM EDT 

Thanks for the nice comment. :)

And sure. You can totally translate it if you want to. Thanks for asking first.^^


正文:


哈尔醒来的时候,巴里在他旁边仍然睡得很熟。他忍不住伸手拨开巴里额头上乱糟糟的碎发,凑过去印上一个吻。巴里皱起脸小声嘟囔了几句但还是没醒。哈尔轻笑着起身,决定去巴里最喜欢的那家店给两人买份早餐。




等哈尔四十分钟后回到家中,只见巴里双手抱膝地蜷缩在沙发上,脸埋在膝盖上。他在剧烈地震动,显然他又一次迷失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哈尔匆匆脱下鞋和外套,把他俩的早餐放到厨房柜台上,然后回到起居室靠近沙发,在他男朋友面前蹲下,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巴里的小腿上。巴里的紧绷的表情和防御的姿势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甚至有一丝恐惧。他不知道巴里这样有多久了,这也不重要,因为对他而言必然像是煎熬了好几年。




巴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有人在碰他,又花了一秒意识到那是哈尔蹲在他面前担忧地望着他。




“嘿。”哈尔轻声说。




“嘿。”巴里声音嘶哑地回应他。哈尔为他嗓音里的破碎感到心疼。他的拇指在巴里腿弯处画着圈,想尽力安抚他一些。




“你想谈谈吗?”




“不要。”




巴里更紧地缩成一团,把脸完全藏了起来。但至少他没有再震动了,他至少还在和哈尔讲话。




哈尔的手撑着巴里的腿起身坐到沙发上,把他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巴里微微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乖顺地在哈尔的腿上坐好,双手紧攥着哈尔的衬衫,脑袋埋在哈尔的下巴之下。哈尔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拂过巴里后脑柔软服帖的头发。他们保持着这个姿势抱了一会儿,直到巴里颤着声儿故作轻松地打圆场。




“我没事,只是我的脑子又自作主张地犯了蠢而已。”




哈尔皱起眉,用鼻尖蹭蹭巴里的脑袋,引得他抬头看他。




“别这么说。你一点都不蠢。焦虑和恐惧一点都不蠢。”




巴里没有回答,但他的表情告诉哈尔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好吧,奥利害怕气球确实叫我匪夷所思,但是我俩都一致同意瓷娃娃绝对是撒旦的化身而且有一天会突然杀光所有人类然后统治地球。”




巴里又把脑袋塞到哈尔下巴底下,哈尔正好可以把他的鼻子埋进巴里的发间。他昨天晚上刚洗过澡,发丝带着他们共用的洗发水香气。哈尔分神地想着巴里的头发尝起来会不会也是甜的,用鼻尖拱了拱他的脑袋。




“别想那么多啦。”




哈尔亲亲他的头顶,巴里从他胸口闷闷地发出回应。




“你说的容易。我根本就没法控制自己。”




哈尔当然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




“我懂的。就像拖着你远离海岸的潮汐,你挣扎得越厉害,它就越强硬地把你拽下水,直到你觉得自己快要溺亡。从水下你看到其他人轻松地漂浮在水面,告诉你只要深呼吸就好。可只要你张开嘴,海水就争先恐后地涌入,填满你的肺让你下沉地更快。”




也许是他说的太过于直白,因为他感觉到巴里贴着他的胸口做了几次深呼吸。他缠在对方腰间的手松开了一点,开始安抚地摸摸巴里的背。




"你以前帮助我度过了一次恐慌症发作,Bar。 我知道这种感觉,不管我做什么或说什么,它不会突然消失,这需要时间。但你并不需要一个人来面对这些。我会在你身边的,Bar。还有艾瑞丝,沃利,巴特,杰伊,我敢肯定连老蝙蝠都喜欢你。 见鬼,连你城市的反派也喜欢你!”




哈尔又亲了亲他的头顶,巴里似乎终于冷静下来了一点。他的呼吸稍稍平稳了一些,紧攥着哈尔衬衫的手指也放松了些力道。




“我们现在都很安全,巴里。今天不需要拯救任何人,甚至可以什么事都不做!只有这么一个帅破天际的家伙想和这位他有幸泡到的金发美人儿腻歪一整天。我想想,在和他丈夫(hubby)吃完晚饭之后他们可以一起洗个舒服的澡之类的——”




“丈夫(hubby)?”巴里低声耳语,呼吸温温热热地打在哈尔敏感的锁骨下方,搔得他有些痒。哈尔没有理会他的打断,绞尽脑汁找话题哄他男朋友开心。




“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看那些超级暖的儿童电视节目。”




哈尔感觉到巴里贴在自己领口皮肤上的嘴角渐渐翘起。他停下了抚摸他头发的动作,玩笑地用指甲轻轻刮过他的头皮以示警醒。




“嘿,你别笑。有些真的超暖超可爱的!而且我帮忙照顾吉米的孩子的时候不也得看嘛。”




巴里一只手松开了哈尔饱受蹂躏的衬衫,捉住了放在自己头顶的哈尔的手轻轻握住。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成年人会喜欢看动画片实在是有点可爱过头。”




哈尔挑眉,嘴角上扬。




“成年人可是很复杂的。有兴趣看点那个外星人主题的动画片吗?”




巴里微微转头亲了亲哈尔的脖子。哈尔猝不及防地为这触感打了个颤。




“我知道你记得他的名字,哈尔。不过,好啊,听起来会很有意思。”




巴里在哈尔腿上调整了一下姿势,头靠在他宽阔的肩上以便能更好地看到电视屏幕。哈尔的手环着他的腰,播放起了最新一集的《宇宙(Cosmos)》。

....翻备忘录看到了我高中以我是艳阳天作题目写的某某同人。救命啊我当时在想啥x

发烧了

躺在床上神智不清地脑补着兔兔被🌞到假孕产那什么

嘿 嘿嘿嘿

我啥时候才好起来啊 哭了

“布鲁斯!这些都给你!”


“......”




(然后一人一兔一起被阿福教育了)

兔兔喜欢花花 也喜欢你⁄(⁄ ⁄ ⁄ω⁄ ⁄ ⁄)⁄

跟人安利我八百年前爱的cp

结果自己又开始磕

呜呜呜呜呜呜呜亚赫亚真好啊

毛子的军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名可爱怎么回事

一边穿着精神病服一边拉琴什么的我社保呜呜呜呜呜呜呜呜rybak小天使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