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君

小祖宗终于消停了....

他们是如何委(geng)婉(zhi)地表达我喜欢你.

hshs别说了都是我的prprpr\(^q^)/

鲜衣怒马沈娇娇.:

-蓝忘机.


你蹦蹦跳跳跑在前面,这买一串糖葫芦,那儿瞧瞧发簪。
含光君!你看看这只簪子怎么样?我觉得好漂亮就买了!
他看了半天,最后从薄凉唇瓣间吐出来的却是你的名字。
被喊住名字的瞬间你愣了一下,因为面前一向平静无波的男人眸中风云乍起,是隐忍结束的信号。
“有一件事必须得告诉你。”他道。
然后不待你开口,男人一个直球砸得你晕乎乎的。
“我心悦你。”
“瞒了你这么久,抱歉。”
“你可以拒绝,但是我不会罢休。”


-魏无羡.


和他一同外出时瞧见有人家布置婚事,你眼巴巴盯着新娘子一身凤冠霞帔,嫁衣如火。
好漂亮喔。你喃喃自语。
他看着新娘子不知在想什么。
等你们走远了,你还一个劲儿和他嘀咕刚刚见到的喜服真好看。
“那你想穿吗?”他突然问你。
当然啦!穿上漂漂亮亮的嫁衣是每个姑娘的梦想耶!
他嘴角一翘笑起来:“那要不要和我一起穿一次?”
“仅此一次,过期不候。”


-江澄.


云梦夏日时泊舟湖上是一番好情趣,虽然热了点。
但是情趣这两个字怎么都不应该和眼前的男人联系起来呀!你托腮震惊,又抬眼偷偷摸摸瞅了眼他,却不想他一直在看着你,两个人对视了个正着。
你感觉耳尖发烫,却没发现他也一样。
“这样看江家真的好大喔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打理起来一定很累吧!”你赶紧扯开话题。
男人扬了扬眉梢,“确实挺大的,所以还缺个女主人。”
……嗄?你愣住了。
“你倒是挺不错的。”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这个位置?”


-蓝曦臣.


你晃悠着腿蹲在一旁剥葡萄吃,却听见正在看书的男人问你话。
“你觉得姑苏的景致如何?”
很好看呀!你咕噜吞进一颗葡萄一边疑惑他何以如此询问。
男人翻了一页书,轻轻笑起来:“从前我以为姑苏的山水该是天下最美了,现在看来却不然。”
你沉默了好一会儿,刚准备列举姑苏的种种好处,又听他问:“那你觉得诗书如何?”
嘿这个我知道!当然是好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嘛!
他又摇头:“从前我也这般认为,但是现在却觉得诗书也未免太浅薄。”
......嗯嗯嗯??为什么呀!
“姑苏很漂亮,但是所有的枫叶和水加起来都比不过你一句嗔骂。诗书讲尽种种,却独独说不出来为何我栽在了你手上。”
男人唇角含笑。
“你说,可是要人命啊?”


-金凌.


他接过金家这副担子时你去看他,少年身穿金星雪浪袍,还是一样骄傲不逊,但是眉间稚气却少了很多。
很累吧。你有点心疼他。
他摇了摇头,道:“还好。”
要是实在不行就不要逼自己了,金家没有你重要。你劝他。
听到这话少年好像很愉悦,伸手摸了摸你脑袋。
“相信我呀,这点东西都解决不了,我还怎么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你还想说什么,他竖起食指抵唇:“嘘——这些你都不用管,你只要负责等我长大就好了。”


-蓝思追.


你跟少年抱怨自己最近吃吃喝喝长胖了不少,他笑笑,停下手头的事情安慰你。
“不会啦,你就是长胖了也很可爱嘛。不过,”他好奇,“你最近很空吗?”
那可不,闲死了!你唧唧歪歪。
“这样啊,”他若有所思,“本来不想让你烦恼的,但是我整天为这件事挂念,当事人却这么置之事外,有点太不公平了吧。”
你迷惑不解。什么事啊?
少年屈起手指比了个心形:“你在我心里面蛮不讲理地划拉出一大块空地,一天到晚在那儿蹦来蹦去耀武扬威,不负责就算了,还问我什么事,我好难过喔。”


-金光瑶.
怎么又输了啊!
你盯着棋盘欲哭无泪。
对面的人笑得含蓄,“要不要再来一盘?”
你解下头上的簪子啪地拍在一旁,示意他自己已经输光了所有的首饰。
“真可惜啊,本来想和姑娘好好切磋一番的。”
还磋的不够吗!我都成穷光蛋了!
“那就再来一盘吧。”
可是我没有东西可以抵了!
“这不还有个人吗?正好,我对姑娘也是蓄谋已久呢。”


-宋子琛.


你看着正在空地上练剑的男人,暗暗腹议他还蛮帅的嘛。
黑衣黑发,是惊鸿划破长空。
正在这时剑尖一挑,飞落梨花数枝,竟是直直朝你而来。
你僵硬地吞了口口水,斜着眼睛瞄了眼飘在肩上的一片花瓣。
“好看吗?”男人清浅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笑意。
好...好看。
不知他问的是花还是人,反正都挺好看的。
“问道登顶的景色,也很好看。”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


-晓星尘.


“这样令郎便无大碍了,您大可放心。”白衣道长笑着对一个老妇人颔首。
听完一番感激的话后他方才来树下寻你,你无聊地看着爬来爬去的蚂蚁。
道长,你真是什么人都救啊。你嘀嘀咕咕。
他笑了笑:“既然看见了,自然要尽微薄之力。”
你哼哼了两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道长,要是我快死了,你会不会救我?
“尽胡说。”他屈指弹了一下你额头。
快说嘛!救还是不救!
“当然要救了。”
那如果救我就会和天下人站在对面呢?如果救了我其他人都得死呢?你想起来茶楼讲书先生的故事,开始胡搅蛮缠。
他无奈地捏捏你的脸:“还赶不赶路?”
言毕便转身走了,你磨磨蹭蹭还是跟上去了,却听得温润的声音道。
“即便这样,也该救你。”
“你总是被我放在第一位的。”


-薛洋.


少年把你堵在门口的时候,你正抱着被褥准备去晒晒,被拦在这儿心里来气,质问他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他眨眨眼睛,手里多了把匕首,冰冷的刀刃看得你腿一个发抖。
“别这么冷淡嘛,我是来和你做一个交易的。”
交易?什么交易?
你恍然大悟。薛洋你想帮我晒被褥就直说嘛!
他脸色马上黑起来了,似乎很想把你大卸个三十八块。
你马上笑嘻嘻讨好道。你说!你说!我听着!
他满意地掂了掂匕首。
“大小姐,你可听好了。这个交易不管你乐意不乐意,我都要做成。”
这么不讲理的嘛!你在心里唾弃,却被接下来一句话惊得手里被褥掉了一地。
“我还蛮喜欢你的,礼尚往来,所以你得爱我。”


那么问题来了。
今晚我们睡哪一个?

p……p站上看到的图......
好可爱(捧心
并没有授权(。

我本来都放弃了orz有妹子在等那我还是设法发一下吧(。
之前总共被吞了三次,只能发图了,流量党慎点

今天涂的。
依旧辣鸡。
好累。
qwqwq

翻不出墙的日子,感觉只能靠ao3勉强度日了(饥寒交迫

在这里也放一下吧orz
刚开始用板子,还不熟qwq

高考完了....我大概可以回来做咸鱼了....
等我搞完自招就把翻过的ylvis fanfic全部发上来...
发烧好痛苦qwq

已经很晚了但是...祝我生日快乐……还有Bård……

手头还有好几篇没打上来....可我太困了明天再补上原地址好了……


Take Me Home
minolyn
tags:Ylviscest,Cheeky fluff,Vegard,Bård
Work Text:
“温柔......”
“漂亮......”
“有趣……”
“够了,打住。”
“可爱......”
“Bård,我知道了。”
“性感......撩人......”
Bård紧粘着正尝试进入工作状态的Vegard坐着,双臂环过他的腰,一边嘟嘟囔囔地夸他一边凑过身去啄一下他的脸颊,每夸一句亲一口毫不含糊。
Vegard咯咯笑着推开他的脸。“你这样我没法专心!”
“那太好了!我们回家吧。”
兄弟中年长且富有责任心的那位叹了口气:“我们得先把这个做完......”
“可以明天再弄嘛。现在这样我也没法集中精神。”他边说边倾身靠过去,将嘴唇凑到Vegard耳边,伸出舌尖轻扫过Vegard的耳垂,激起对方一阵酥痒愉悦的小小战栗。
Vegard发出一声挫败的呻吟,为自己如此经不起来自Bård的挑逗感到无可奈何。他总是知道该怎么让Vegard做他希望他做的事,从那个小混蛋会说话开始就是这样。
他再做最后一次徒劳的工作尝试,强迫自己无视那舔弄自己耳朵的温热触感。但当Bård的手指猖狂地爬上他的大腿并覆上他的胯部时,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推开面前的笔电转身恼火地咬上他的嘴唇。直到Vegard从亲吻中抽开身,Bård才后知后觉他已站起了身,然后就被拦腰抱了起来。
“噢!你干什么?”Vegard把他置在肩上,调整好姿势,Bård忍不住笑起来。
“带你回去。”Vegard言简意赅,转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你打算就这样把我抱到停车场去?”
“嗯哼。”
“要是谁看见了——”
Vegard抬手就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引来自家弟弟的一声惊呼。“安静点儿。在你到床上之前都别说话,先生。”
Bård想Vegard绝不可能真的把他一路抱到车上去,然而他确实是这么做的。

最近把Ylvis以前的广播节目和16年的IKMY补了一些....特么的好多Ylviscest糖....(躺平

1.(O fag 第4期)
V:Bård,今天有什么特别要说的么?
B:没什么,亲爱的哥哥,你今天也一如既往地比我矮,真是太棒了。
v:......

2.(IKMY season5)
Vegard赢了比赛,(冷得)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发表感言。
V:我想感谢我的家人和朋友.....
B:(毫不客气)不用谢,以及只有我才既是你的家人又是你的朋友。
v:.....(弱弱地坐下)

3.(IKMY)Q:如果遇难会带上谁?
B:(不情不愿)那还是.....Vegard吧。他个技术宅拯救世界(误)但是他好唠叨...
V(白眼)

4.(IKMY)
Q:有没有碰过其他男性的...(咳
除了Magnus大家都选得有。
M:(震惊脸)为啥你们都...?
V:你没有兄弟,不懂。
B:你没有兄弟。

5.(IKMY)Q:如果可以改造对方一个特征,你会改造ikmy中谁,怎么改?
B:(立即指向哥哥)我会把他的身高.......改得更矮。
V:hhhhh那我会把他的体重往上改改。
B:我也快了……(一扬手上的巧克力)

6.(Ikmy)
B:我收过最烂的礼物,在我们都还住在非洲的时候,来自Vegard。他特么拿了个铲子倒插在一块电路板上还起名叫the ball killer……nerd……
V:(摸了摸鼻子)......